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庄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00:31: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庄河白癜风医院,新田白癜风医院,抚远白癜风医院,吉林如何治愈白癜风,江西冯小刚白癜风,叶县白癜风医院,敏白灵治疗白癜风效果怎么样

文|罗婞胡馨予

来源|世界说(ID:globusnews)

“这是一次超现实的经历,几乎如梦一般。那种感觉,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就像嗑药一样。那种感觉此前从来不存在于我的日常生活。裸骑让我充满力量。”

37岁的”Natansky”(化名)这样形容自己的裸骑体验。她在2012年加入裸骑运动,如今已成为WNBR (World Naked Bike Riding,世界裸骑活动) 伦敦地区的主要组织者。“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女性参加到裸骑中来。我们挑战的是对身体的性别化、性感化。我们试图自己定义、掌控我们自己的身体。”她告诉世界说。

经过12年的发展,WNBR这个一年一度的世界性活动正在越来越多的城市成为日常。但裸骑团体在一件事上似乎有些过界——不少裸骑者,选择使用共享单车。

△ 裸骑爱好者参加2017年伦敦的WNBR

有多敢,脱多光

裸骑是怎样开始的呢?时钟拨回到2004年。

彼时,伊拉克战争进行一年有余,原油价格高涨,催生出这样一种”半示威、半游行”的骑行运动,呼吁减少汽车出行,反对石油依赖,改善城市交通,关注骑行者的安全。当年,全球有四个大洲的28座城市参与WNBR活动。到2016年,这一数字增加到70个。

曼彻斯特首次举办WNBR裸骑活动可追溯到2006年,当时活动仅有30人参加,且警方禁止参与者全身裸露。此后,裸骑活动的参与人数呈上升趋势,到2016年,已有约300人参与裸骑;在今年6月9日,参与人数超过了450人。曼彻斯特人似乎已渐渐接受了这场由少数人组织、参与的年度狂欢。

△参加曼彻斯特裸骑活动的老年裸骑者

在曼彻斯特,参与裸骑的有不少骑行爱好者。曼彻斯特WNBR的组织者Andrew Fisher就是一位资深骑行爱好者,因热爱骑行而与裸骑结缘。三年前,骑行同好邀请他:组织裸骑,来不来?没有犹豫,他成为了曼城裸骑的组织者,主要负责和警察沟通,处理一些公关事务。

对Andrew而言,曼彻斯特WNBR小组并不只是一年一度的松散社团——除了每年的裸骑,它还组织”穿着衣服”的日常长途骑行活动。对骑行爱好者而言,最初的”裸”,是为了引起路上车辆的注意。来自约克的裸骑者John这样解释:”英国马路留给骑行者的空间太小了。骑行者在马路上通常很脆弱,因为来来往往的车辆对他们往往不注意。选择裸体是为了用一种显眼的方式提醒司机们,即使在骑行者穿着衣服的时候,也要注意到他们,让他们更安全。”

△英国狭窄的公路上缺乏留给自行车的空间,英国司机(尤其是视野受限的货车司机)对骑车人的安全往往也不甚重视

在英国裸体,并不算禁忌,但在公共场合中裸体需要以考虑他人感受为前提,否则可能触犯《1986年公共秩序法案》和《2003年性骚扰法案》。不过,裸骑活动并不强行要求参与者一丝不挂,而是提倡“As bare as you dare(有多敢,脱多光)”,不少参与者会选择用布料或是颜料色彩遮盖自己的私密部位。英国警察也会事先为裸骑活动划定安全区域,并不过多干扰,通常只在活动进行时远远站在一边维持秩序。

△裸骑活动提倡“有多敢,脱多光”,并非所有骑手都要全身赤裸

参加裸骑的不仅有骑行爱好者,还有不少天体主义者。天体主义(naturism)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初的德国,也是60年代嬉皮士们表达态度和展示自我的一种方式。进入70年代,天体主义更开始和环保主义理念相结合。

来自西班牙,现居英国布莱克浦的艺术家Agata就是一个天体主义者。初来乍到,Agata曾陷入找不到同好者的社交孤独中:”我周围没有朋友愿意跟我一起去裸体海滩游泳或者野营,我是唯一一个。”直到她开始参加裸骑活动,才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今年已经是她连续第7年参加曼城的裸骑活动了。”我很享受裸体骑行带来的自由感,在温暖的天气里,穿着衣服会阻碍我和自然接触。”

Agata对于裸体的认知来自于她的祖母,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会鼓励我去裸体海滩度假,我会在大海里裸泳,在海滩上晒日光浴,那时交到了很多同样喜欢裸泳、野营和热爱自然的朋友。因此,我对于在公共场合展露自己的身体丝毫不会感到难为情。我的身体不完美,但是它很健康。我认为对我来说,尽可能活的快乐和自然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在欧洲,天体主义并非新鲜事物,图为20世纪初德国的一个裸体俱乐部

来自约克的John也认为,脱去衣物,除了宣传骑行安全外,还是一种对社会附加在人身上意义的解构:”裸骑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人们认识到身体本身的积极意义。脱掉衣服,也就是抛开自己的职位、身份、社会地位……抛开一切,这只是一具人类的身体,而所有人类的身体本质都是一样的。”

“烧了这些车座!”

在不少英国人眼里,是否裸体、裸多少,这是个人选择。但裸骑团体在一件事上似乎有些过界——不少裸骑者,选择使用共享单车。

英国境内已有不少有桩公共单车,最著名的当属由伦敦市政府设置的”鲍里斯单车”(Boris Bikes)。而现在,来自中国的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也来到了英国。”我挺喜欢摩拜单车,它比笨重的桑坦德单车好骑好控制。”Andrew表示自己已经尝试过来自中国的摩拜。

△2017年6月30日,摩拜单车正式登陆英国曼彻斯特

△伦敦前市长鲍里斯· 约翰逊(左)与阿诺德· 施瓦辛格(右)共骑由前者发起的鲍里斯单车

今年6月,《都市日报》发布过一个裸骑者使用公共单车的视频,令小部分评论区网友感到耿耿于怀。有网友抱怨:”喂!他们完全裸着骑桑坦德共享单车呢!这些单车是公共的,我们之后还得用呢…太恶心了。”另一位网友则发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下次我们使用鲍里斯单车前最好记得擦一擦。”

网友Jan尝试罗列细节平息争论:"他们应该在车座上铺上了塑料垫。除此之外,你可以清楚地从视频中看出来,一些裸骑者在骑车前,在他们的座位上铺上了毛巾。虽然这样的做法也可能是为了让自己更舒适……不管怎样,裸体坐在车座上是很不舒服的。" 但她的说辞似乎并没有使恐惧者信服—— "烧了这些车座!"

△裸骑者乘用伦敦的公共单车

我将一些《镜报》拍摄的裸骑照片发给了Agata。照片上,一些裸骑者正骑着桑坦德共享单车,一些准备骑上去。并且,这些共享单车的座位上,没有垫任何隔离物。Agata看到这些照片也有些吃惊:“我不知道这件事……我和我身边的人不会这么做,但是其他人……我不知道。”

身为裸骑团体中一员的Agata强调,自己认识的裸骑者对待共享单车座椅的使用都非常谨慎。“我习惯骑自己的车,没有使用过共享单车。在裸骑活动中我也通常骑自己的车。” Agata说,“多数裸骑者还是非常注意卫生问题,也无意给他人带来困扰。我认为人们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多数天体主义者对待共享单车的车座都很谨慎——他们常常会在车座垫上他们自己的毛巾。”

而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显然也遇到了这个问题。不少共享单车公司想出的解决方案无非两种:要求裸骑者在使用共享单车时穿上一些衣物避免直接接触,以及提供专门供裸骑者使用的单车。作为曼彻斯特WNBR组织者的Andrew也提到与共享单车的合作,他与来自摩拜单车的负责人讨论过这个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很愿意与WNBR合作,在明年的裸骑活动上为裸骑者提供一些单车。

“她(摩拜负责人)希望裸骑者在使用共享单车时能在车座上垫上点什么。”Andrew说:“我认为大多数人并没有被裸骑者使用共享单车这件事所困扰,毕竟裸骑者也是普通人。有些参与者从曼城单车租借(Manchester Bike Hire)租用单车来参加裸骑,他们会在租来的单车上盖上隔离层,并且在第二天还车之前,会确保他们将车座都清洁干净。”

拿着长焦镜头乱拍的家伙才色情

尽管裸骑活动在英国的参与者越来越多,但仍然属于比较小众的亚文化群体。在略显保守的英伦三岛上,仍然显得有些过于前卫。不少Facebook用户在相关视频和新闻下发布恶评——“太恶心了”、“我宁愿在家打理花园也不会上街去看一眼”、“越老的人越爱脱光”……

视频中,裸骑者经过时,有些带着小孩的妈妈会下意识的捂住孩子的眼睛。除了不理解甚至歧视之外,他们还面临着不少外部困扰。

伦敦的Natansky从裸骑中找到了新的自我,但她的丈夫并不欣赏这份新自信,两人因此而分手。除此之外,Natansky还需要在公开场合使用假名,以保护两个孩子不受欺凌。

Ginger Jo,曼城裸骑的参与者之一,在WNBR曼城Facebook小组中抱怨:“当我在参加活动的时候,我很礼貌地问了一家酒吧的经理能否使用一下洗手间(当时我穿着衣服),经理冷漠地拒绝了我——我以前一直觉得这个酒吧很不错的!这大概是我参加活动时唯一感觉很失落的地方了吧!”

如果说路途上遇到眼露淫光的怪人让人不适,那么一些扛着长枪短炮却不怀好意想拍裸骑者私处的摄影师简直令人崩溃。在裸骑团体中,对于拍摄裸骑者有个规定:必须征得裸骑者同意,然而违规的摄影师不占少数。Ian F Hadley曾经参加过伦敦和布莱顿的裸骑活动,他说:“我不介意游客在我们经过的时候拿出手机来录像,但是那些躺在地上拿着长焦镜头随便乱拍的家伙……说实话,他们才是色情化了这个活动的人。”

△今年的伦敦裸骑活动,吃瓜群众不少,拍摄裸骑者的人也不少

裸骑团体内部也存在着问题:一些参与者不规范、不文明的行为,可能会导致裸骑团体遭到“污名化”。Mike Smith在小组中发言抱怨道:“在曼城裸骑中,我看到一个人时不时站在单车踏板上,故意露出他的下身。还有另外一个人经常骑在团体之外,每当看到女性在看他,他会故意停下,完全展露自己,以获得关注……尽管我不介意其他成员做一些与众不同的行为,但是确实有一小部分人做的太过分了。”

尽管面临着不少现实问题,但正如Andrew所形容自己参与裸骑的感想,裸骑自有一种魅力。“参加这个活动就是在庆祝自由。自由就是,不论年龄、不论性别,让一辆单车带我们去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自由就是,不论胖瘦、不论高矮,我们能悦纳自己的身体并且能勇敢的展示出来。身体有不同,但不论怎样的身体,都是美丽的。有时,放开一些,保持尝试新事物的勇气和意愿,你会发现,一些看上去可怕的事情其实很有趣。”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什么白癜风医院看眼好